华泰证券:外储负增长主因是估值因素 持续看好黄金投资机会

摘要

7月官方黄金储备6226万盎司,环比增加32万盎司,央行连续第8个月增持黄金。7月底据彭博报道,外管局回应增持黄金储备的原因称“黄金储备一直是各国国际储备多元化构成的重要部分。黄金兼具金融和商品的多重属性,有助于调节和优化国际储备组合的整体风险收益特性”。我们在此前的报告中即持续看好黄金走势:1)美元指数走弱 2)市场高波动性 3)实际利率下行,在此逻辑下,我们仍然坚定看好后续黄金走势。

  核心观点

  7月份我国官方外汇储备31037亿美元,比上月减少155亿美元,结束连续两个月的增长,但我们认为7月外储回落主因估值因素,目前我国国际收支仍维持基本平衡。人民币汇率短期受事件性因素驱动显著,迅速贬值破7,我们认为后续汇率走势核心看资本流出压力,如果资本流出压力加大,央行可能加强调控,此时人民币可能重回升值。同时,人民币快贬值比慢贬要好,慢贬更容易造成资本跨境趋势性流出。7月已经是央行连续第8个月增持黄金,我们坚持此前观点,继续坚定看好后续黄金投资机会。

  7月官方外储出现负增长

  央行数据显示,2019年7月份我国官方外汇储备31037亿美元,比上月减少155亿美元,结束连续两个月的增长,但是我们认为7月外储回落主因估值因素,外汇储备的变动是国际收支的一个表现,我们认为目前我国国际收支仍维持基本平衡。SDR口径7月官方外汇储备22565.49亿SDR,环比增加128亿SDR。人民币汇率短期受事件性因素驱动显著,随着贸易摩擦升温,迅速贬值破7,我们认为后续汇率走势核心看资本流出压力,如果资本流出压力加大,央行可能加强调控,此时人民币可能重回升值。

  7月官方外汇储备回落主要受估值因素影响

  7月份,美元指数由6月末的96.19上涨2.47%至月底的98.57;欧元兑美元由6月末1.1372下跌2.6%至月底1.1076;美元兑日元由6月末的107.84下跌0.87%至月底108.77。我们模型测算显示,汇率变动估值对储备影响约为-240亿美元。7月,美日欧国债收益率涨跌互现,债券收益率对估值影响较为中性。7月份5年期美债收益率单月上行8BP至1.84%;5年期德债全月下行7BP至-0.73%;5年期日债全月上行1BP至-0.25%,全球债券收益率对储备估值影响基本中性。综合考虑汇率和债券收益率变动对外储估值的影响,我们认为外储7月下行主因来自估值因素,暂时无需担忧资本流出问题。

  汇率快速贬值比缓慢贬值好

  本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快速走高跌破7心理关口,我们认为人民币汇率破7不必惊慌,汇率是货币政策的中介目标,国际收支平衡是最终目标,最终目标比中介目标更为重要,汇率不存在一个明确需要调控的点位,关键是是否出现大规模的资本流出。我们认为,人民币快贬值比慢贬要好,慢贬更容易造成资本跨境趋势性流出。由于汇率贬值容易与资本流出形成负反馈,我们预计加强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是近期必然趋势。

  人民币汇率与股债的关系关键看资本是否流出

  人民币贬值如果伴随资本较大幅度流出,就是资产价格重估逻辑,冲击股票估值,对股市形成利空。但如果不伴随资本流出,反而有利于改善出口企业的基本面,对其股价可能是利好。根据利率平价理论,由于存在套利平价,本币贬值相当于为本币利率下行(远期)扩大了空间。同时,被动的快速贬值往往伴随着经济基本面预期下修,而经济基本面预期回落一般有利于债市利率下行。但如果贬值的同时伴随较大幅度的资本流出,债券同样将面临资产价格重估的逻辑,对债券价格形成利空。

  持续看好黄金投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