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证券:货币乘数是否已经到达极限?未来走势几何?

摘要

根据人民银行于7月12日公布的金融数据,2019年二季度中国货币乘数均值已经达到6.22,是该指标有统计以来的最高值。如此高的货币乘数,不仅仅是银行体系引用扩张方式的一个缩影,更是我国货币体系运行现状的一个重要表征,在本文中我们将从一个更宏观的视角对其进行分析和展望。我们认为货币乘数是一个结果和表象,是货币政策取向和银行扩张行为的总体体现,我们不认为货币乘数对未来信用扩张有多么明显的引导作用,其数字变动实际上能够很明晰的提醒我们货币政策和银行信用扩张的相对趋向,这可能是这一指标的最大意义。

  报告要点

  根据人民均值已经达到6.22,是该指标有统计以来的最高值。如此高的货币乘数,不仅仅是银行体系引用扩张方式的一个缩影,更是我国货币体系运行现状的一个重要表征,在本文中我们将从一个更宏观的视角对其进行分析和展望。我们认为货币乘数是一个结果和表象,是货币政策取向和银行扩张行为的总体体现,我们不认为货币乘数对未来信用扩张有多么明显的引导作用,其数字变动实际上能够很明晰的提醒我们货币政策和银行信用扩张的相对趋向,这可能是这一指标的最大意义。

  “央行-银行”职责分野引致货币乘数高增。银行信贷投放扩张,央行流动性投放较少是货币乘数上升的直接原因。央行在2019年二季度始终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OMO操作以抚平资金面波动为主,今年以来净投放大幅转负;同时银行部门肩负着信贷“稳增长”的任务,今年以来的信贷高增直接拉高了货币乘数。银行相对央行扩表是货币乘数上升的另一个视角。我们认为中央银行总资产规模的收缩或许代表了货币政策关注点的转移。预计在目前贸易局势紧张的背景下,央行总资产规模增速不大可能快速回升。银行部门准备金与库存现金增速的下滑也反映了“央行-银行”行为的背离。

  货币乘数未来走势几何?随着“三档两优”框架的不断形成,中国货币乘数上限显著提升,从绝对水平上讲,未来货币乘数还有上行空间。准备金率不是限制,货币政策和信贷调控政策的配合是未来货币乘数走势的重点。从货币乘数展现的“央行-银行”行为看,央行货币投放凸显着相机抉择和对冲操作:一季度信贷超预期上行,央行选择回笼货币对冲;二季度稳增长压力凸显,央行货币投放边际转松。综合考量货币政策投放和稳增长要求,三季度预计货币乘数的下行态势会趋缓甚至会有所反弹。政治局会议提到货币政策应维持稳健,流动性合理充裕;目前流动性投放呵护市场之意十分明显,市场资金融入融出难度未见增大。预计银行体系将不会面临流动性问题,同时预计银行储备不足的问题也不会出现,央行会给予关注。但同样不能预期央行会大幅放宽货币供给,央行目前更多担负的是稳定市场的职责,商业银行更多的承担了稳信贷的职责。如果后续经济表现出较强韧性,央行可能边际稍稍收紧,货币乘数可能会走升;如果经济韧性不强,央行可能边际放宽,给予银行体系一定的支持,货币乘数可能下降——但总体均值的高位将会维持。

  市场展望:货币乘数指标本身对未来信用扩张没有太多的指引价值,但货币乘数高增所揭示的 “央行-银行”职责的分化值得关注:央行目前倾向于从源头掌控基础货币投放,做好金融稳定工作;而银行体系开始承担稳经济的职责,通过信贷派生支持实体经济。目前银行仍有余力对实体经济提供信贷支持,在央行相机对冲的公开市场操作思路下,货币乘数大概率保持高位震荡。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