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通宏观姜超:海外宽松不断 降息周期不远!

摘要

这些国家降息的原因大多是经济通胀放缓以及未来前景走弱。印度1季度GDP实际增速5.8%,是14年2季度以来的最差表现。尽管已两次降息,但通胀依然低于目标。马来西亚、菲律宾5月接连降息,也都是应对国内经济下行。新西兰是最先降息的发达国家,过去两年经济持续放缓,并且预期有进一步降息的可能。澳大利亚近年经济增速放缓同样明显,同时物价走软,失业率连续三个月回升。

  摘要

  今年年初以来,多国开启降息。2月印度央行下调6月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增速2.6%,较1月预测下调了0.3个百分点。往后看,全球经济进一步放缓的最主要担忧或来源于贸易放缓。去年底开始,韩国出口增速持续负增,今年5月同比仅-9.4%,意味着今年全球贸易大概率放缓。全球贸易减速削弱了企业生产和投资扩张的动力,并且可能进一步破坏原有的产业链,5月全球制造业和全球分工而联系在一起,因而表征全球贸易走势的韩国的出口与反映商业活动预期的全球制造业PMI的趋势也基本吻合。18年以来,随着欧洲、日本以及中国等主要经济体增速放缓,全球制造业PMI就已经见顶回落,而过去一年,贸易局势的不确定性上升,导致前景更不明朗,对企业的信心、投资、就业创造等带来负面影响。今年5月全球制造业PMI指数回落至49.8,跌破荣枯线,是2012年12月以来的首次。从过去几年的表现来看,全球经济增速基本与制造业PMI走势一致,因而这也预示了今年全球经济增速的放缓或难以避免。

  因此,在这样的环境下,全球各主要央行货币政策即便尚未降息,未来也都将易松难紧。例如,欧央行6月议息会议维持三大利率不变,且预计将维持当前利率水平至少至2020年上半年。虽然欧元区短期经济数据不差,欧央行小幅提高了对19年的通胀预期0.1个百分点,但同时也判断经济增长依然存在趋于下行的风险,认为QE方面仍有相当大的提升空间。而日本央行4月议息会议同样维持利率不变,继续保持强有力的宽松政策,并且进一步将2019年和2020年的经济增速预期分别下调0.1个百分点至0.8%和1.0%,将2020年通胀预期从1.5%下调至1.4%。

  3。美国增速放缓,降息预期升温

  3.1美国降息概率近期大幅上升

  而近期就连去年经济一枝独秀的美国,增速放缓的迹象也越来越明显。受到前期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和减税刺激,去年美国经济持续走强。但是今年美国经济增长出现明显放缓,PMI指数从18年8月的61.3%大幅下降至19年5月的52.1%。这一方面源于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导致宽松环境不再,同时基建计划难以推行,财政刺激力度不及之前。

  市场,并推升美国房价持续上涨。而次级贷款的大规模扩张又导致大量没有购房资质的居民也投入了房地产投机浪潮中。随着2006年房价涨幅开始放缓,系统性金融风险出现端倪,银行住房贷款拖欠率持续飙升,美联储不得不停下加息脚步。随后,由于金融衍生品将住房贷款的信用风险不断放大,大量金融机构面临巨额损失,金融危机全面爆发。美联储只得在2007年9月开启第一次降息,随后又多次大幅下调基准利率,并于2008年11月宣布开启QE。

  4。美元宽松前奏,资产有何表现?

  作为对全球流动性起到决定性作用的美元,一旦其重新进入宽松周期,对资产价格也会带来不可忽视的影响。资金面和经济状况一直是资产价格重要的影响因素,而货币政策的变化不光能够影响流动性,其本身也反映了经济增长的变化。因此,在货币政策由紧转松的过程中,大类资产价格的变化往往存在一些规律可循。

  下面,我们就以美联储最后一次加息为基准时间,来具体分析各类资产,在美联储加息结束到开始降息的过程中有哪些变化。

  首先,美国股票市场在停止加息到降息之间往往还会上涨。以美联储最后一次加息时间为基点,美国股市在最后一次加息之后都出现继续上涨的情况,其中1995年和2006年在最后一次加息到第一次降息期间美国标普500指数分别上涨了17.8%和19.4%,而2000年美国标普500指数则是震荡以后出现持续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