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周期专题报告之一 :消费贷会是中国版“次贷”吗?

  消费贷存量巨大,风险在逐渐累积:(1)我国的短期消费贷存量已达8.4万亿,信用卡应偿总额已经达到了6.6万亿。消费贷的增速一直维持在20%以上,快速增长的同时,风险也在累计。(2)2017年后,消费贷增速与消费增速出现背离,却与居民中长期贷款的减少拟合的很好。新增消费贷和信用卡贷款可能主要流入房地产市场,这使得消费贷的风险在不断的累积。

  我国处在债务周期的下行阶段,去杠杆快慢决定了消费贷的风险:(1)我国居民杠杆率虽然低于日本、美国,但是短期上涨较快,在发展中国家已经排第一。而中国能够获得贷款的人数比例远远小于欧美发达国家,所以虽然我国居民部门整体的杠杆率不高,但是贷款可能都集中在少数人身上,这部分人的杠杆率并不低。

  (2)我国将在未来大概率进入债务周期的下行阶段,在去杠杆的阶段,消费贷的风险可能会逐渐显露。

  (3)从日美去杠杆的经验来看,去杠杆的速度可能决定了消费贷不良率的上升幅度。美国快速去杠杆,消费贷的不良率上升很快,最高达到了11.3%。而日本去杠杆的速度较慢,消费贷的不良率上升幅度可能较小。我国现在的宏观情况与美国08年有部分相似性,需要警惕去杠杆过快,导致消费贷不良率大幅上升的风险。

  我国主要银行的消费贷增速较快,需要警惕风险:在银行间流动性宽松、经济下行的情况下,银行大力发展利润率高的消费贷业务。2017年全国主要银行的消费贷存量已达1.95万亿,同比增速18%;信用卡投资余额已达3.16万亿,同比增速28%。 银行快速增加的消费贷可能有部分流入了房地产,虽然银行有加大对消费贷流向的监管力度,但是效果可能不好,银行间的消费贷风险在累计。

  房地产调控可能使得消费贷风险暴露,但风险可控:随着我国房地产调控的放松幅度低于预期、房地产长效机制的逐渐建立,房地产市场也持续的保持在低迷,这可能使得消费贷的风险逐渐暴露:

  (1)从消费贷的ABS来看,消费贷ABS的加权平均违约率只有1.8%,远低于美国消费贷5%的违约率。但是这些消费贷ABS中,部分发行较早产品的累计违约率在快速上升。小贷公司贷款的违约率也在快速上升。

  (2)从法拍房数量来看,18年12月的法拍房数量同比增加了56%,显示消费贷的风险已经开始显露苗头了。

  (3)虽然房地产的低迷会使得消费贷的风险逐渐的暴露,但是考虑到我国消费贷资产证券化水平低,消费贷ABS现存的发行余额只有3500亿元,所以消费贷的风险难以大规模扩散,整体风险可控。

  风险提示:宏观经济下行超预期,去杠杆速度快于预期。

 

(文章来源:财通证券

(责任编辑:DF328)